蚀骨危情

首页 > 都市 > 

蚀骨危情

蚀骨危情小说

蚀骨危情

作者:观颐

分类:都市

状态:连载中

来源:快看

时间:2024-07-10 16:26

开始阅读
作品简介: 从小我就知道我是小三的女儿。可我一直被我爸的正妻所抚养。后来我爱上了一起长大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哥。「小三的女儿,凭什么觉得配得上我?」
精彩节选

1

从小我就知道我是小三的女儿。

可我一直被我爸的正妻所抚养。

后来我爱上了一起长大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哥。

「小三的女儿,凭什么觉得配得上我?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爸是个凤凰男,他是那个年代山沟里考出来的金蛋。

他拼命努力读书却发现,读再多的书也没办法出人头地。

于是就把方向转变成找一个有钱有权的独生女,倒插门。

我妈和我爸是大学同学,这里说的我妈指的是我养母。

我的亲妈在这个阶段还没有上线。

我妈的家庭好有钱还有权,她还有一个谁也救不了的恋爱脑。

我爸凭着自己帅气的小白脸,征服了这个大院的姑娘。

在我之前我爸和我妈有个儿子,听人说我的那个哥哥非常的优秀。

也是遗传了我爸的脑子,读书是一把好手。

后来在跟舅舅、舅妈出去旅行的途中,遭遇车祸。

舅舅,舅妈以及我哥哥都命丧黄泉,只留下舅舅,舅妈的儿子,也算是我的表哥高振轩。

我妈一下子失去了三个亲人,她可怜振轩就收养了他。

后期我妈再也怀不上孩子,我那来自农村的奶奶,为了那可笑的香火。

着急忙慌的要找人给我爸开枝散叶。

此时的我爸,已经靠着岳父家的关系,干工程实现了半个小目标。

我亲妈比我爸小20岁,她家也在山里。

家里有个两个妹妹一个弟弟,她最大。

家里有什么好的都要紧着弟弟妹妹,她在遇见我爸的第一刻就陷落了。

我曾经问过她究竟看上那些男人什么了?

「也许是因为一袋糖炒栗子,为了一串冰糖葫芦,因为一盒没吃过的车厘子。」

她一生都在寻找被爱的感觉却从未找到过。

奶奶找人算过,说我亲妈这一胎旺我父亲。

她找到我妈,告诉她接受也得接受,不接受也得接受。

「要不是你丧门,怎么可能你弟弟一家还有我大孙子都让你克死了。」

我一直想知道我妈到底为什么忍呢,她有钱没必要受这些侮辱。

自从奶奶被接到城里后,我妈的生活就变得乌烟瘴气。

「城里的女人就是娇气。」

「哎呀,看看我儿子多辛苦成天起早贪黑,有些人就是富贵命啊,也不用工作,在家躺着就有钱花。」

我爸嘛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会告诉我妈。

「那是咱妈,别跟她一样。」

我出生之后,我亲妈跟我爸要了一大笔的钱,就头也不回的跟一个Tony跑了。

就是冬天给她买糖炒栗子的那个男人。

我爸把我带回家,不知道他怎么跟我妈解释的,就这样我被留下来了。

自我有记忆以来,我妈就告诉我,女人自己有的才是自己的。

别指望男人给你什么,他们都自私。

你要努力的学习,考上好大学离开这个地方。

我跟高振轩算是一起长大的,他大我两岁。

小时候我们一起读书一起整蛊我那个奶奶,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农村亲戚。

我们家的小房子变成了大房子,大房子又变成了大houe。

每天接连不断的来打秋风的人,奶奶那时候为了显示自己,天天弄来一帮人到家里打麻将。

我妈出去旅行躲清净,我和高振轩藏在卧室里,隐约听见外面的声音。

「看看人家赵耀辉现在住的这大房子里,再看看她赵婶,当年她家是全村里最穷的,再看看现在。」

「有钱又有啥用,也没有个亲儿子继承。」

「听说了吗?现在这个女儿,不是耀辉媳妇生的,是外面女人生的,按城里话说是小三生的孩子。」

高振轩捂住了我的耳朵,我看着他。

「哥哥,我早就知道了,奶奶天天那么大声的说,我都能明白,可是妈妈比我亲生妈妈对我都要好。」

「赵玥你这个赔钱货,你藏哪里了,家里来了这么多的长辈你不出来伺候,跟你那个妈一样,一身贱肉,要不是师傅说你旺我们耀辉,早就给你打掉了,还让那个***坑去那么多的钱。」

我这个奶奶骂人要不不骂痛快了是不可能停下来的。

我推开门。

「你能不能不骂了,大庭广众之下的你这么骂人,还有没有点素质,你们用我伺候吗?天天上人家里打秋风,也不知道都图什么。要是没有我旺你儿子,他的买卖能这么风生水起的吗?」

「你个小***,怎么跟你奶奶说话呢,你那个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?」

说罢就在门口撒泼打滚,众人开始劝。

「婶子啊,你快起来别生气,小孩子没有坏心的。」

「这不是亲妈教养起来真不行,婶子你别生气,不行给小玥送回咱们村子呆几天,也板一板毛病。」

高振轩站出来,16岁的他已经185cm的身高了,他紧皱着眉头。

「你们滚出去,滚出我家。」

「你家?这是我们赵家,你的吃穿住都花的是我们赵家的,我还没让你滚呢。」

我看着高振轩,他站在那,一个十六岁的少年,丧父丧母住在姑妈家,还被一群人这样羞辱。

「你们就说吧,小心以后口舌生疮」

赵老太太气不过,扬手要去打我,刚要把手伸到我的脸上。

一把被高振轩抓住,老太太一个没站稳,便甩过去。

她高声大喊。

「快来人啊,快来人啊,小畜生打人了,欺负老人了。」

我爸推门进来,看见屋里闹闹哄哄的,自己的妈坐在地上哭嚎。

「耀辉啊,你这家我是不能呆了,从上到下的欺负我这个老婆子啊,今天能动手打我,明天就能杀了我。」

「赵玥,快给你奶奶道歉。」

「我没错为什么要道歉,明明是骂我又要打我。」

「奶奶是长辈,你必须得道歉,要不然你就晚饭别下来吃了。」

「不吃就不吃,看见这一帮人,我都觉得恶心吃不下。」

转身我关上了房门。

晚上的时候,我没下去吃饭,老太太哼哼唧唧的说身上疼。

我爸听的烦了,就说把她和亲戚们一起送回老家待些日子。

亲戚们拿到了自己想要的,就劝说老太太回乡住几天。

她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说一不二,于是连夜就被送走了。

赵耀辉接了一个电话也急匆匆的走了。

屋子里顿时就变得安静下来了,吵闹的一天终于结束了。

可没人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高振轩要我下楼吃饭,我走下楼看见桌子上摆的生日蛋糕。

还有生日礼物,是啊,只有我们彼此能记住彼此的事。

高振轩在学校十分受女孩子欢迎。

什么校花、班花、文艺委员,都给他写过情书,只可惜都被他丢到垃圾桶了。

于是那些女孩就转头来找我,希望我把那些情书糖果巧克力带给他。

我当然来者不拒,东西都收下,却从来不转交给高振轩。

后来我妈以影响我俩学习为由找到校长,要求制止这些同学的行为。

有了学校的干预果然这些麻烦事就少了很多。

我们学校初中部和高中部在一起,每天上学放学我都要在门口的冷饮店等高振轩放学。

之前是我们自己回家,后来家里条件好了,我爸就给我们俩派车车接车送。

「你好,你是高振轩的妹妹吧,我能不能麻烦你……」

「姐姐,不好意思,我不帮人带情书给哥哥。」

女孩的话被我打断,她听完我说的,脸像熟透的虾米。

我仔细看了看她,长得真好看,一头乌黑的头发。

大大的眼睛,配着卷翘的睫毛,身上穿着校服也掩饰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材。

「小朋友,你还不知道吧,别人的东西你哥哥不让你带,但是咱们晓晴的东西当然可以。」

说话的人是女孩的同伴,她说完话便笑着用手拍着那个叫晓晴的女孩。

「妹妹,你还不知道吧,你哥哥和晓晴……」

「别听彤彤瞎说,这是你哥哥的衣服,你帮我给他带回家,原本我想直接还给他的,但是老师找他有事,我又着急去补习班,妹妹那就麻烦你了。」

我看着那件熟悉的衣服,高振轩这个人有些洁癖。

她的东西陌生人都不能碰,这个叫晓晴的女孩好像是除了家人以外,特殊的存在。

我呆呆的站在那,没看见高振轩过来找我。

「沈叔已经到了,你没收到信息?这件衣服怎么在你这。」

「振轩,你这妹妹长的真是越来越漂亮了。」

我回了回神

「这个衣服是一个叫晓晴的学姐让我还给你的。」

高振轩拿起衣服搭在身上,然后拍了拍身边刚刚说话的男同学。

「当然了,我妹妹漂亮吧,羡慕吧。」

这些年一直是我和高振轩互相陪伴的。

爸妈不在家的时候,我蜷缩着躺在高振轩的身边看着他。

「哥哥,以后你要是娶了老婆,会不会不认我这个妹妹了。」

「当然不会,你永远是我的好妹妹。」

我永远是他的好妹妹,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在想当他的妹妹了。

那个晓晴的女孩,开始便频频出现在我家门口。

附近便利店,篮球场,凡事哥哥能出现的地方,都有她的身影。

就在某天,我在家附近的小花园里,发现晓晴踮起脚吻住了高振轩。

那是一种什么心情,好像是调料瓶撞翻了五味杂陈。

我跑回家发现,奶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,依旧是尖酸刻薄的脸。

「你去哪里野去了。」

「我去补习刚回来。」

「看见你奶奶都不会叫人吗?学的东西都喂了狗了,我们家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东西,你那个便宜妈是怎么教养你的。」

这些年听多了这些骂人话,都要免疫了。

我爸说奶奶身体有些不舒服,来城里医院来做检查。

我看她中气十足的都不像有病,估计是找个理由求关注。

装病是这老太太最好用的招数。

我不去管奶奶嘴里说着那些有的没有的话,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高振轩敲门走进来,他嘴上还残留着晓晴的唇膏。

我装的十分的八卦问他。

「哥哥,你是谈恋爱了吗?是那个晓晴姐姐吗。」

多好笑,我在他脸上看到了少年怀春的那种表情。

「小孩子家家的,怎么这么八卦。」

后来他放学不再等我回家,休息日也变得忙碌,他要陪晓晴补习。

他们要一起考大学到A市。

那年我上高一,他上高三。

天知道我心理有多扭曲,唯一在身边陪着我的哥哥也要离我而去了。

时间过得很快马上来到了圣诞节,圣诞节对高振轩来说是难过的日子。

十七年前的圣诞节,他父母带着他和我亲哥哥出了车祸。

所以全家人都回避这天,本身也是一个洋节,也没人在乎。

「真羡慕我哥哥的女朋友,我看哥哥偷偷准备了圣诞节礼物,他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记得送呢。」

我看到不远处的晓晴,假意跟同桌提到哥哥的圣诞礼物。

我没想那么多,就是看着他们幸福我不舒服,我也觉得我好坏好坏。

看见晓晴的表情,我知道她一定听见了。

后来哥哥回到家,我知道他喝酒了,也知道他分手了。

不知道分手的原因是不是我的恶作剧,但是那天我真的好开心。

我越发的觉得这个家的人,都有着各式各样的心理疾病。

我妈的恋爱脑,我爸一心想追回我逃跑了的亲妈。

我亲妈的缺爱,我奶奶的狂躁,我的偏执,好像高振轩就像一道光照在我的生命。

这个圣诞节过后,我也谈了恋爱,对象是我们班的体育委员。

他跟高振轩的风格不同,他是粗犷型的,身上散发着雄性的荷尔蒙。

我想试着找到被爱的感觉,试着忘记想得到高振轩的想法。

我拉着郑楠到那个熟悉的小花园,我余光中看到了高振轩走来,点起脚吻上了郑楠。

我敢肯定高振轩看到了,他一定是看到了。

我假装发现了高振轩在远处,惊慌的跟郑楠告别,跑回家。

我甜甜的叫了高振轩一声哥哥,他用着一种我看不透的眼神看着我。

拿下我的书包,什么都没说,带我走进屋内。

推开门我爸我妈还有姑姑坐在客厅中,原来奶奶真的得了病—喉癌。

我一直觉得我冷血,奶奶天天骂我、骂我妈、骂姑姑。

结果她得了喉癌,一个二十四小时都要骂人的人得了喉癌。

我爸说自己工作忙,又觉得我妈不肯能伺候这个磨人的婆婆,决定要雇一个护工。

姑姑主动拦下了这个差事,我也搞不清为什么,姑姑是爸爸的姐姐。

他这个凤凰男,前半辈子都靠着女人。

奶奶看不上姑姑是女儿,确又压榨她身上最后的价值。

年轻时候,为了弟弟放弃学业去打工。

弟弟长大了,她结婚的彩礼又要一分不剩的交给自己的母家。

若是我爸没发财,估计我们家的钱,都得来自姑姑家。

现在又要主动伺候那个尖酸刻薄的妈。

我见到姑姑的次数很少,可每次她都说。

「玥儿啊,你得好好读书,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,别像姑一样。」

期间我去给姑姑送东西,看见了病床上的奶奶。

她真的已经喊不出来了,全靠营养针吊着这条命。

「妈,你总说弟弟行,可是现在不还是我来伺候你,明明我学习比弟弟好,可就因为他是男孩就要我让着他,妈你怎么不骂我了,你骂啊。」

原来这个家里的每个人都变态。

与郑楠在一起的第二周,他跟我提出了分手。

分手的理由,居然是早恋影响学业。

分手就分手,我又不喜欢他,不过根据正常人的情感波动来看,我需要装作不开心几天。

要不然就被人发现我冷血了。

我情绪低落的回到家,看见高振轩以及在客厅了。

我伸出手抱住他,哭唧唧的说。「哥哥我失恋了。」

他摸着我的头,轻声安慰我。

「小玥,你还小,会遇到正确的人的。」

我眼角中挤出几滴泪,他用手擦下去,陪我吃完饭,他给我送回房间。

「哥哥,你别走,你陪陪我。」

我蜷缩在床上,他坐在我床边,就像小时候一样。

我圈住他的腰,他呼吸粗重了,热气洒在我的头发上。

就像恶作剧成功了一样,我在那里偷笑,又装出伤心的表情。

双双失恋后,我感觉到我和高振轩的关系发生了变化。

我愈发的想靠近他,而他却开始躲着我。

是不是我的小心思,被他发现了,他开始厌恶我了。

高振轩凭着优异的成绩,考进了A市最好的大学京大,也意味着他就要彻底的离开我。

他会有自己的新生活、新朋友、新爱人。

今天是他们班级的散伙饭,酒过三巡后大家决定去唱K。

我下定决心,想要在他临走之前告诉他,我喜欢他。

不论什么结果,也算完结了这些年的心思。

站在包房外,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晓晴,哥哥好像喝醉了。

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,只听见一句。

「一个小三的女儿,凭什么觉得配得上我。」

我脑袋轰的一下,想都不用想,这个小三的女儿说的是谁?

原来他心里这样的厌恶我,他怎么能不厌恶我呢。

我爸这个凤凰男伤害了他姑姑,还把我带回家让她照顾,他怎么能不恨我呢?

我落荒而逃,回到家,我打电话给我爸告诉他,我同意去美国念书了,走的越快越好。

电话那头,我爸不知道又在哪个温柔乡之中。

他有些莫名其妙,之前劝我那么久都不同意,现在抽哪门子疯。

去美国的手续办的很快。

书友评论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