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是当妾,当然选未来皇帝了

首页 > 古言 > 

都是当妾,当然选未来皇帝了

都是当妾,当然选未来皇帝了小说

都是当妾,当然选未来皇帝了

作者:是钱金金鸭

分类:古言

状态:连载中

来源:常读

时间:2024-07-10 16:09

开始阅读
作品简介: 姜挽月重生了。姜挽月以罪臣之女的身份进了靖王府,成了他身边众多女人中的一个。冷酷深沉的王妃,纯善至美的白月光,有救命之恩的侧夫人……姜挽月在这群女人之中杀出重围,从靖王的宠妾一步步爬到宠妃、太后的位置。人人都道她见利忘义,抛弃未婚夫转投靖王怀抱,为了权势不择手段,连丈夫、儿子都可以舍弃。可……那又怎样?这位子,你们争得?我争不得?这龙...
精彩节选

靖王府前院书房内,三脚铜炉内,烟丝袅袅,满室幽兰香气中夹杂着旖旎之气。

“王爷,奴快承受不住了。”

雕漆刻金的屏风后,传出女子的柔媚声音。

她的声音婉转如莺啼,却又隐隐带着压抑隐忍,似是在承受着难言的痛楚。

男子却像是没听见一样,并不停歇。

女子的声音渐渐转为痛苦。

“王爷……王爷……求您了……啊!”

突地,伴随着一声惊呼,桌案上的书籍砚台哗啦啦掉了一地。

屋外守着的贴身太监荣安一个激灵跳了起来,急忙询问。

“王爷您没事吧?”

屋内一阵安静,过了片刻后,才想起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。

“无事。”

荣安听着声儿就知道里头已经结束了,忙朝远处的下人们挥手使了个手势,让他们去准备热水,他自己则等着里头传唤。

很快,屋里再次响起声音。

“进来。”

荣安弓着腰,垂着头,看着自己脚尖,迈着小步子走了进去。

屋内一片狼藉。

香炉内的香似是快燃尽了,没什么烟气,只空气中还残留着丝丝香气;屏风歪了一半,隐隐透出里头的两个人影。

宽大的椅子上,坐着这座府邸的主子——靖王。

而此时靖王的脚边,一名女子正蹲着捡东西。

她发髻散乱,身上只披了一件薄薄的粉色轻纱,这纱衣甚至遮不住她身上的青紫痕迹。

荣安只敢用余光扫了一眼就立刻收回了目光,眼观鼻鼻观心。

“王爷,可要奴婢唤人进来收拾?”

靖王大马金刀地坐着,随意挥了挥手。

荣安立即退出去叫人。

靖王衣裳胡乱地套在身上,衣襟敞开,露出了结实坚硬的胸膛。

他的皮肤并不是时下流行的粉白敷面,因常年在边关打仗的缘故,肤色偏黑,五官粗犷,一双粗眉如同野草般蛮横恣意。

他也不重礼节,潦草而又随性。

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脚边的女子身上,带着深深的侵略性,似是随时都会把人拆骨入腹。

杂乱的浓眉锋锐如刀,深邃的眼眸中,欲念尚未完全褪去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蹲着的女子,动作微微一顿,紧接着,将散落的首饰拢于手中,这才轻声开口。

“奴婢姜挽月。”

“姜?”

靖王挑了挑眉。

“是两个月前被父皇夺职流放的姜家?”

姜挽月不敢抬头,低低地应了声:“是。”

她没有否认,靖王眼底浮现出兴趣,抬手摸着下巴上的青茬。

“姜老头满口仁义道德,顽固的很,若是他知道他的孙女,被人当做物件送给本王,且为了讨好本王如此卑微,任由本王为所欲为,不知会作何感想?”

姜挽月这才抬起头来。

她的一双罥烟眉微蹙,平添了几分忧虑和柔弱,可莹莹如玉的俏脸上,却有着一抹倔强。

“奴婢如今已不是姜家小姐了,王爷忘了吗?奴婢是您的丫鬟。”

“固安侯府送你来的时候,并未说你是姜家女。”

靖王的眼睛微微眯起,眼底闪过一道厉芒。

姜挽月面不改色。

“那又有什么关系呢?奴婢是不是姜家女,对王爷来说,都无关紧要。难不成王爷还会怕已经被充军的姜家不成?”

靖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顿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就算你祖父仍是三品御史,本王也不会怕他!”

姜挽月再次低下了头。

“是,祖父固执己见,非要和王爷做对,才会有此下场。奴婢曾劝过,可惜祖父不听。王爷天潢贵胄、天资出众,这些小小挫折,自是不会击垮王爷。奴婢能服侍王爷,已是三生有幸。奴婢不求其他,只求能跟随在王爷身侧,有一处容身之地。”

靖王自负,从不把女子放在眼里,此时此刻,当然也不会认为姜挽月对自己有什么威胁。

而且,他能看出来,姜挽月并不是来报仇的。

在战场厮杀多年的靖王,对敌意尤其敏感,他不会弄错。

靖王俯下身,伸手抬起了姜挽月的下巴。

“你确实伺候得不错。”

“谢王爷夸赞。”

姜挽月垂着眸,并不与靖王直视。

她来靖王府有七日了,这七日靖王一直拉着她在书房厮混,可她从未露出任何怨怼之色,也从未恃宠而骄,一直谦卑温顺。

这样知分寸的女人,靖王还是挺欣赏的。

他松开了手。

“如此,就留下吧!明日叫王妃给你在后院安排个住处。”

这算是正式收她。

姜挽月盈盈拜倒。

“多谢王爷。”

她的声音有些轻颤,透露出她此时的激动。

终于!

这两个月的时间没有白费。

她终于成为了靖王的妾。

一想到前世种种,姜挽月心绪复杂,握紧了拳头。

姜家惹怒皇帝,被判流放充军,除非大赦天下,否则没有机会再回京。

而大赦天下,就只有新帝登基时才有。

只有搭上靖王这个未来的皇帝,才能解救家人,改写命运。

外头响起荣安催促下人的声音。

下人抬了热水进来,靖王去沐浴了,姜挽月收敛了心神,披上外衣走出书房。

她现在还是丫鬟,没资格留在这儿。

不过,荣安显然听到了靖王的话,对着姜挽月躬身一礼。

“姜姑娘可有什么需要的?奴婢差人送您回去吧?”

姜挽月拢了拢外裳,朝他笑了笑。

“不必了,就几步路而已。不过,我有一事确实要麻烦荣公公。我原先有个婢女,姜家出事后被卖到了刑部侍郎董大人家中,不知能否劳烦公公帮忙把她买回来?”

荣安眼珠子转了转。

王爷对这位姜姑娘显然很满意,一连宠幸了七日,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!刑部侍郎和自家王爷没什么来往,不过,一个侍郎而已,要个丫鬟还不是伸伸手的事儿?

于是,荣安再次躬了躬身。

“姑娘放心,奴婢这就差人去办。”

姜挽月朝荣安屈了屈膝。

“多谢公公。”

荣安不敢受她的礼,忙侧过身去。

“使不得使不得。”

姜挽月再三道谢,然后在荣安的目送下,离开了书房。

她如今住在前院的下人房,离书房不远。

已是半夜,路上静悄悄的没什么人影。

姜挽月摸黑回了房,正要点蜡烛,背后突然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。

“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入了靖王的眼,姜挽月,你好本事啊!前脚刚抛弃未婚夫,后脚就爬上了靖王的床榻。我还以为姜御史的孙女,冰清玉骨,有多高傲呢!原来也这么低贱。”

书友评论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