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零娇妻会读心,禁欲军官面红耳赤

首页 > 现情 > 

七零娇妻会读心,禁欲军官面红耳赤

七零娇妻会读心,禁欲军官面红耳赤小说

七零娇妻会读心,禁欲军官面红耳赤

作者:饱饱很开心

分类:现情

状态:连载中

来源:常读

时间:2024-06-21 16:45

开始阅读
作品简介: 她一觉醒来,重回到了七十年代。相亲三回,结果都是同一个人。这回,她勇敢嫁了。随军回到大院里,面对熟悉的人和事,谁知她的读心术一起跟了过来。在发现周遭竟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时,她不再如上辈子般唯唯诺诺,这辈子读心改命,铁了心要过上乘风破浪的幸福生活!
精彩节选

“文媛,快醒醒,该上班了!”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杜文媛被推得一晃一晃的,迷迷糊糊的睁开眼。

自己都快要病死的人了,大限也就这两天了,多睡会儿觉都不行了?

自从下岗以后,杜文媛风雨无阻地做小吃、卖小吃赚钱,最后钱都赚给了房东不说,还落下一身毛病。

后来好不容易存下点养老钱,以为终于能退休休息了,又查出自己得了癌症。

财产一夜归零,养老金全部白交。

但比心更疼的是身体上的疼痛。

杜文媛日日难以入眠,难得今天睡得这么沉,怎么还有人来打扰自己睡觉?

杜文媛没好气地睁开眼,看清面前的情况,猛然一呆。

这是怎么回事儿?

大方桌,长条板凳,老旧的装修,挂在收银台上的一排排木质点菜牌……怀旧风的饭店与记忆里的场景渐渐重叠。

杜文媛猛然看向把自己推醒的人,赫然是年轻了几十岁的,以前在国营饭店的同事——在后厨当帮工的钱翠华!

但是等等,她不是应该躺在病床上吗?

不是两个孩子都掏空积蓄要救自己,整日不眠不休地陪在病床前。最后自己看不过眼,选择了断药等死吗?

怎么眼睛一闭一睁,竟然回到了这里。

现在回忆起来,70年代就是她一生中最好的时光,难道她现在是在做梦?

杜文媛眼疾手快地在钱翠华头上拔掉一根头发。

钱翠华捂着头发往后一跳:“疼,你干什么?”

是真的!自己真的穿越回来了!

刚刚拔钱翠华头发的时候感受到了拉扯感,而且钱翠华也确实觉得疼。所以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杜文媛摊开手心:“是根白头发,我帮你拔了。”

钱翠华一看,还真是,默默将头发收进口袋,说道:“那行,谢谢你啊。”

抬头看看杜文媛,见她一脸欣喜,钱翠华有些不解,“怎么?要上班了还这么高兴,发生什么好事儿了?

对了,听说你今天又要相亲,你打听清楚那小伙子的情况了吗?这回跟前两回不能再是同一个人了吧?”

杜文媛年轻的时候视力很好,她远远地看着墙上的挂历,上面撕到了1972年7月15日这一天。

她正觉得这日期有点熟悉,但毕竟过去了几十年,记忆总归有些模糊了。

今天应该是发生了一些重要的事,但她一下子没想起来是什么事情。

还是钱翠华的话提醒了自己。

今天是她跟张浩辰第三次相亲的日子!

杜文媛眉眼间都是喜气,但此时的自己可不该知道要相亲的人是谁,所以她故作不知地说:“不知道呢,媒人说,今天的小伙子长得特别帅。”

钱翠华来了兴趣:“是吗?那我可要好好看看了,能有多帅?”

这会儿还没到饭点,店里还没有其他客人,两人说话的声音清楚地传到了刚走进饭店的两个人的耳朵里。

张浩辰的脚步微微一顿,但想起饭店里心心念念的姑娘,还是迈开大长腿走了进去。

这次的媒人林阿姨,是杜文媛的妈妈李燕蓉,在纺织厂工会一起上班的同事。

林阿姨为人爽利,听到二人的谈话,人还没走到杜文媛面前,就扯着大嗓门喊:“怎么样,文媛,阿姨没说大话吧?我说我介绍的小伙子特别帅,你瞧瞧,是不是精神得很?”

钱翠华一脸兴奋地看了眼来相亲的小伙子,随即便小声咕哝了句:“帅倒是挺帅的,但他也不是第一回来跟杜文媛相亲了!前面说个子高、身体好,还有年轻有为、工作好的也都是他,这都第三回了!”

林阿姨大了,耳朵却是极尖的。她听到钱翠华的话,微微一愣,随后不确定地看向身边的张浩辰:“怎么回事儿,你之前已经跟文媛相过两回了吗?那你咋还费劲托人找我,让我给你安排第三次?

你条件这么好,文媛怎么没有相上?你是隐瞒了什么情况没有说全吗?我跟文媛妈妈可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,你可别让我里外不是人!”

张浩辰今年25岁。

在这个年代,25岁还打光棍的,是大了些。

不过好在,张浩辰现在还是头婚,个子高,长得帅,而且在军队工作,是名团长。

虽然人是外地人,但是驻地和杜文媛工作的国营饭店挺近。婚后还能随军、分房,住宿条件比他们工厂的家属院还要更好呢!

现在是七十年代,离战火纷飞的岁月还不太远,很多人都有拥军情结,对军人有天然的好感。何况张浩辰不是普通的小兵,人家有正经军功、军衔的。

再加上现在交通不便,父母稍微疼爱女儿一些的,都不兴把女儿嫁到太远。

张浩辰就在附近工作,之后就是随军,离娘家也近,这可真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合适了。

但是都这样了,为什么前两次相亲没成?

林阿姨跟李燕蓉同事好些年了,对李燕蓉家的情况也算了解。

杜家就两个孩子,杜文媛上面只有一个哥哥。

杜文媛的爸爸杜鸿飞在纺织厂的后勤部门当主任,杜文媛哥哥在城里的机械厂上班,杜文媛自己在国营饭店当服务员。

一家子总共4口人,都有工作,身体也都比较健康,因此杜家的生活水平在家属院里也是数得上号的。

杜家嫁女,不求大富大贵,就想找个人品好、对女儿好的,将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就行。

张浩辰的条件不仅够得上杜家招女婿的要求,甚至还超出了不少。

那么俩人为什么没成呢?问题出在哪儿了?

这件事,林阿姨知道的还没有钱翠华多。

钱翠华可是第三次围观张浩辰和杜文媛相亲了,她把面露疑惑的林阿姨扯到一边,开始跟她小声掰扯自己听到的消息。

杜文媛却是直直迎上了张浩辰看向她的目光。

上辈子,张浩辰一共托人和她相了三次,杜文媛心里其实对他也有好感,只是出于各种现实因素考虑,都没成。

不过,两人还是在各种不愉快后,磕磕绊绊地结婚了。

两人相持走过一段岁月,张浩辰的人品杜文媛是知道的,话不多,但人很勤快,所有心意都体现在行动里。

杜文媛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张浩辰了,现在的他还这么年轻。

张浩辰1米86的大高个,穿着一身板正的制服,挺拔得犹如一棵白杨。

皮肤是小麦色的,肌肉在制服下轮廓分明,尤其是胸肌,饱满得都有些呼之欲出。偏偏风纪扣系得牢牢的,愈显禁欲的味道。

书友评论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