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古龙神

首页 > 玄幻 > 

太古龙神

太古龙神小说

太古龙神

作者:月如火

分类:玄幻

状态:连载中

来源:网易2

时间:2023-11-20 16:40

开始阅读
作品简介: 一杆长枪,一朵龙莲。九百年后,诸君,且听这龙吟再起!
精彩节选

雷鸣大陆,苍玄府。

苍玄府三十六郡内,共有四大修行圣地,分别是沧澜学院,凌雪阁,天木宗和雷云殿。

四大修行圣地皆有地榜幻兽坐镇。

此刻,沧澜学院某间教室中,有一年轻貌美的讲师正在授课。

她是枫月羽。

沧澜学院出的天才美少女,肤白貌美,绝色倾城,学院天榜弟子,可代师长授课,教导外榜弟子。

这样的绝世美女讲课,几乎所有学生都目不转睛,听的如痴如醉。

“上古年间,魔族统御四海,雷鸣大陆所有种族都被奴役,犹如牲口一般圈养,我们人族则连牲口都不如。先知现世,带来人族修炼之法,人族才在这片大陆崛起。”

“先知走后,雷鸣大陆重回动乱,人类在夹缝中生存,魔族更是所有人族的梦魇,直到九百年前,九帝横空出世,镇压黑暗横推八方,才有了如今人族的辉煌。”

“当今人族盛世,离不开人族九帝……”

枫月羽一袭白衣,声音清脆,灵动悦耳。

“好困……”

课堂上神情慵懒的司雪衣,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而后一个喷嚏打了出去。

枫月羽的绝色容颜,瞬间布满寒霜。

“司雪衣,你是第几次了!每次课堂,其他人都在认真听讲,你不是睡觉就是打哈欠,真当没人能收拾你?”

枫月羽怒不可遏,胸前起伏不定,她的愤怒压抑了很久。

司雪衣苦笑道:“我不是没有认真听讲,只不过每次下课前,都要重复一遍九帝荣光,真的很让人犯困。”

枫月羽严肃道:“九百年前,群魔乱舞,妖蛮肆掠,若无九帝横空出世,岂有如今辉煌盛世!我等人族后裔,都该铭记这盖世之功!”

“和我爹比起来,九帝又算得了什么呢。”

司雪衣小声嘀咕了句。

课堂上的其他人先是一愣,旋即哄堂大笑,一片哗然。

这司雪衣,还是和以前一样混账啊,不,是越来越混账了。

明明天赋异禀,却混吃等死,入学院三年到现在竟然还未到先天之境。

永远都在倒数第一,九次被要求退学,可每次都厚着脸皮留了下来。

现在越来越过分,竟拿自己老爹和九帝相比。

你是谁?你爹是谁?

哪里来的大脸!

呵!

难道他真不知道,自己已经是沧澜学院之耻,整个苍玄府最大的笑话了吗?

“司雪衣,你给我站起来,好好解释一下,你刚才的话!”

枫月羽面若寒霜,冷声喝道,她的眼中凝聚着可怕的寒意。

“九帝如何了得,与我何干?没有我爹,也生不出温文尔雅玉树临风的我,吹一句我爹不过分吧。”

司雪衣站起来,脸上露出慵懒的笑意。

他脸色苍白,神情颓废,永远都是一幅没有睡醒的模样,没有一点少年人的生机和朝气。

他其实真这么想的,没有他爹,九帝又算的了什么。

要知道九百年前,九帝之外,还有三皇耀世。

不过无所谓了,这群人族后裔自己都不在乎了,他又何必多费口舌。

三皇之名,也早已成为禁忌。

“司雪衣,这世上有比你更无耻更自恋的人吗?”

枫月羽真的生气了,整个课堂一片死寂,连心跳之声都隐约可以听见。

她的目光看向前方少年,少年眉清目秀,五官干净,明眸皓齿,眼睛如湛蓝色的天空一般清澈。

如果不是一脸颓废,总是一幅无精打采的模样……

没有如果,即便他这般颓废,仿佛永远都睡不醒,那依旧是一张让人嫉妒到发狂的美少年模样。

面如冠玉,眼若星辰。

笑起来的时候,仿佛春风拂过,眼眸里有桃花盛开,没有多少女人可以躲过这双眼睛。

那是一双无双媚眼,郎绝独艳,世无其二。

“三年,三年了,你还是这般颓废,你真当自己还是三年前的沧澜双子星吗?”

枫月羽美艳的面孔,多了一丝不屑和冷漠,还有一丝丝恨铁不成钢。

“三年前,你我同入沧澜学院,魂力测试都是天品,如今三年过去,我早已破先天入真玄掌真魂,你还在后天之境迟迟未破,你知道自己已经是苍玄府三十六郡最大的笑话了吗?”

枫月羽的声音在颤抖,她显然极为生气,与平日冷傲冰霜的模样,大相径庭。

在场学员,都没有见过她情绪波动如此之大。

“枫师姐真的生气啊,这司雪衣太过分了。”

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沧澜学院其他老师早就受不了他了,也就枫师姐还能容忍,今天也忍不了。”

“还真当自己是当初的天才少年吗?”

课堂上议论纷纷的声音响起,诸多目光看向司雪衣,充满不屑和嘲讽。

“沧澜双子星……”

司雪衣神色微怔,漂亮的脸蛋出现短暂失神,这丫头居然还记得这称呼。

不过他很快惊醒,神情严肃的道:“你说的没错,不过我要纠正一点,我的魂力测试其实并非天品。”

“装不下去?终于要承认自己是废物了吗?”枫月羽冷冷的说着,没有半点客气。

如果这家伙还有点傲骨,枫月羽绝不至于这般生气,可这司雪衣实在没脸没皮,无耻又自恋,没有丝毫上进之心。

司雪衣嘴角勾起抹弧度,漂亮的脸上露出阳光般的笑意,道:“我魂力是天品,是学院测试只有天地玄黄四个品级,如果还有更高,肯定不是天品。”

此言一出,立刻引起大片嘘声。

“这家伙太能装了!”

“脸皮之厚,真的天下无敌了。”

“敢在枫师姐面前这般吹捧自己,无耻二字都不足以形容他了。”

“不过话说回来,这家伙笑起来的模样,真不是一般的帅,好气啊!”

一道道目光看向司雪衣,本想看看他无耻的嘴脸有多可恶。

谁知道这家伙即便是无耻之极,笑起来的时候,依旧好看的很。

这就很气人了!

枫月羽见司雪衣如此自信,气的笑了起来:“那你这魂力天赋,到底有多高。”

司雪衣眨了眨眼,笑道:“谁知道呢,反正是在天之上,俯瞰芸芸众生。”

“所以?”枫月羽真的生气了,她是真没见过如此无耻之人。

“所以三年九考,次次倒数第一?”

“所以九次劝退,次次都死皮赖脸的留下?”

“所以到现在都还未入先天?”

枫月羽说着说着,有些激动的道:“这就是你比天还高的魂力?这世上,还有比你更自恋的人嘛,司雪衣!”

她绝美的脸上布满寒霜,目光冷冰冰的盯着司雪衣,一股恐怖的气势落下。

司雪衣浑身皮肤微微刺痛,魂魄都受到了某种压力。

真元外放,以势压人,这枫月羽的修为原来已是真魂之巅。

司雪衣抬头看去,心中喃喃自语,这丫头放在他那个年代,也称得上凤毛麟角了。

“我在蛰伏。”

司雪衣很快回过神来,淡定的笑道:“古有神鸟,三年不飞,三年不鸣。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。”

枫月羽面无表情,眸光冷漠,她情绪平复了下来,没有丝毫感情波动的道:“你飞不起来了,月底大考,你再不合格,就会被强制驱逐,沧澜学院容不下你这只神鸟。”

枫月羽知道自己情绪过激了,只是静静的看着司雪衣。

她看似平静如水,内心却是死寂般的灰色。

哀莫大于心死,三年前那个朝气蓬勃,意气风发的少年,大约是死了吧。

自己都不在乎,我又何必生气,枫月羽心中自嘲一笑。

“这丫头……”司雪衣心中自语,难怪她这么大情绪波动,原来又要被劝退了。

枫月羽瞧见司雪衣沉思摸样,一时心软,我话是不是太重了。

毕竟人都是有自尊心,这家伙再如何无耻,也不该人前这般说才对。

“区区大考,不考也罢。”

司雪衣笑了,神色洒脱。

枫月羽曈昽猛的一缩,心似乎被刺了一下,道:“你要退宗?”

她很自责,觉得司雪衣不堪羞辱,准备主动离开沧澜学院,一时间颇为懊悔。

这家伙再如何混蛋,三年前也让我心动过……也是她人生第一次脸红。

“谁说我要退宗?”

司雪衣眼中闪过抹锋芒,三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似乎回来了,抬眸笑道:“三天之后,我会冲击玄龙塔,打破沧澜学院千年记录。”

玄龙塔!

四周一片哗然,紧接着便是死一般的沉寂,一道道无比惊诧的目光看向司雪衣。

玄龙塔乃是沧澜学院禁地,闯关者九死一生,可一旦闯过,哪怕只是一关,就会受益无穷。

外门大考与之相比,确实不值一提。

可他哪里来的勇气敢说此话?

真元境都不敢闯,先天境去了也是死路一条,后天之境完全就是浪费名额。

名额可是极为珍贵的,多少人求之不得。

砰!

突然间一声惊天巨响,将众人吓了一大跳。

却是枫月羽意识到自己被耍了,这混蛋哪里有半点自责羞愧,还在不知廉耻大放厥词。

说好不生气的枫月羽,一怒之下,将身前长案直接拍成粉碎。

真魂绽放,剑意暴走。

她一袭白衣,在这滚滚木屑中,犹如仙子般出尘脱俗,只是脸上的寒霜实在太过吓人。

“司雪衣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枫月羽面若寒霜。

司雪衣云淡风轻的笑道:“我知道,可我不去的话,可能会死掉吧。”

“你去了才是自寻死路!”枫月羽不愿再多看司雪衣一眼,甩袖道:“今日讲课,到此为止。”

枫月羽一走,桃花树下顿时热闹了起来。

“以后天之境冲击玄龙禁地,送死都不是这么送的,司雪衣你都要被强退了,还要恶心一次沧澜学院,真有你的。”一道刺耳的声音传来,众人回首看去,是坐在前排的一名俊俏少年。

他是顾宇新,先天九境巅峰修为,入沧澜学院不过半年,风头正盛。

他看上去气势不凡,神色倨傲,负手而立,冷眼看来,一幅少年强者的风范。

司雪衣不屑一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顾宇新脸色寒了起来,这家伙还敢对他不屑。

司雪衣神色随意,上下打量一番顾宇新,脸上尽是玩味之色,笑道:“我笑你明明那么普通,却又那么自信,身为男人,你还有底线吗?”

顾宇新张了张嘴,当场怔住。

我普信?

我没底线?

这话怎么可能从你口中说出来,你一个被九次劝退的笑柄,还有人比你更没底线?

司雪衣打了个哈欠,便大大咧咧的走开了。

“谁准你走了!”

顾宇新脸色立刻沉了下去,一招手立刻好几人拦住了司雪衣。

「【新书上传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收藏一下。】」

书友评论
猜你喜欢